2019年锂电池材料价格大跌A股多位行业“大佬”业绩“受累

发布日期:2020-03-06

核心提示:得益于国家政策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大力支持,近几年,作为新能源汽车核心部件之一的锂电池产业发展迅猛。然而,我们梳理近日锂电
 得益于国家政策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大力支持,近几年,作为新能源汽车核心部件之一的锂电池产业发展迅猛。然而,我们梳理近日锂电池产业链上市公司发布的2019年业绩快报,却发现以正极材料为“代表”的多位行业“大佬”成绩不尽如人意,这是何故?

多家相关企业2019年净利大跌

2月29日,主要从事锂离子电池材料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广州天赐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天赐材料,证券代码:002709.SZ)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称,“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64.83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96.13%。”

显然,这个业绩“跳水”幅度“有点猛”。哪怕剔除2018年天赐材料对持有江苏容汇通用锂业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的会计核算方式进行变更以及出售其部分股权,增加当期净利润42917万元,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较上年同期减少34.9%。

对此,天赐材料称,主要原因“一是正极基础材料(选矿业务)相关产品市场价格下行,年末计提较大额存货跌价准备。二是正极材料相关产品市场价格下行,产能未完全释放,年度出现较大程度亏损。”

查阅天赐材料2月28日发布的《关于2019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可知其中确已载明“2019年公司对正极基础材料(选矿业务)相关存货、正极材料相关产品等存货拟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1955万元。”

正如招商证券研报中指出,天赐材料“2017—2018年围绕正极及相关业务进行的多元化发展,带来较大的财务包袱……正极、锂矿、鸿锂等公司亏损未能控制住。”

无独有偶,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002466.SZ)亦于2月29日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称,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总收入48.36亿元,同比减少22.56%,主要原因之一是“2019年度锂精矿产品销售数量与锂化工产品销售价格较2018年度下降,导致总体销售收入下降。”

同时,报告期内,天齐锂业实现营业利润-152430.84万元,同比减少142.51%;实现利润总额-145812.56万元,同比减少140.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24亿元,同比减少228.36%。谈及较上年同期“由盈专亏”的一大原因,天齐锂业亦称“锂精矿销售数量和锂化工产品销售价格下降,导致营业收入和毛利下降。”

同日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的还有赣锋锂业(证券代码:002460.SZ),该公司去年日子也不好过,尽管营收53亿元,同比小幅增长6%,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大跌70.88%,仅3.56亿元。除了投资的金融资产股价下跌产生公允价值变动损失外,该公司在快报中将业绩“跳水”的首要原因归咎于“锂盐价格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影响公司利润增长。”据悉,2019年氢氧化锂和碳酸锂全年均价同比分别下降约40%,而它们都在赣锋锂业的主营产品名录中。

除了这三家企业,道氏技术(证券代码:300409.SZ)、科恒股份(证券代码:300340.SZ)、光华科技(证券代码:002741.SZ)、当升科技(证券代码:300073.SZ)、容百科技(证券代码:688005.SZ)等三元前驱体或正极材料企业,均在业绩快报中表示,因去年原材料价格波动较大、主营产品价格下滑,致使毛利率降低,影响2019年度营收及利润。

钴资源端的寒锐钴业(证券代码:300618.SZ)亦称,由于去年市场环境变化,钴金属价格同比大幅下跌,钴产品毛利率降低,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大幅下降。

隔膜企业沧州明珠(证券代码:002108.SZ)和星源材质(证券代码:300568.SZ)也有类似遭遇。前者称:“2019年公司产品销量、销售价格均较上年同期下降,同时由于产能未充分有效释放,导致产品成本较高,盈利能力下降。”后者同样表示,2019年度业绩受到“锂离子电池行业降本压力,隔膜产品价格下降”影响。

锂电池材料价格缘何承压

那么,2019年锂电池材料价格缘何“滑坡”?在业内人士看来,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大幅退坡是一个重要原因。

财通证券分析师龚斯闻在研报中表示:“从2009年新能源汽车开始推广试点以来,我国接连推行补贴政策支持新能源汽车快速、稳定、健康发展,此后不断对补贴政策进行调整,总体呈现额度收紧,技术标准要求逐渐提高,更注重安全性的长久趋势。2019年补贴标准在2018年的基础上平均退坡50%以上,地方补贴也被取消,主机厂面临巨大降本压力,进而对动力电池等中上游材料端提出大幅降价要求,三元电池和三元正极材料首当其冲。”

另一方面,前几年动力电池产业高速增长,上游锂电池材料投资增多,不少企业的产能于2019年陆续释放。根据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的调研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锂电正极材料出货量40.4万吨,同比增长32.5%。其中,三元正极材料出货量19.2万吨,同比增幅40.7%;磷酸铁锂材料出货量8.8万吨,同比增长29.3%;钴酸锂材料出货量6.62万吨;锰酸锂材料出货量5.7万吨,均明显提升。

但是,市场供应增多,下游需求却疲软。2019年,受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大幅退坡影响,新能源汽车产销均现下滑。

财通证券分析师李帅华、马妍在研报中介绍:“以2019年1月至7月为例,虽然中国新能源汽车三元锂电池总装机量达23GWH,同比增加115%,但单月同比和环比出现‘双降’,7月三元锂电池装机量为2.1GWH,环比大幅减少54.7%,同比下滑8.4%。受新能源补贴退缓冲期结束,补贴大幅减少影响,7月新能源汽车产量出现一定萎缩。而截至2019年6月底,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售61.7万辆,同比增速已由原先超过60%下降到51%。”

来自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动力电池应用分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装机量为62.2GWh,同比仅增长9.3%,动力电池装机量增速放缓,对动力电池需求有所减弱,进而影响到对上游锂电池材料、锂盐、钴盐,以及矿产资源的需求,使产品价格不断下降,如电池级碳酸锂均价到2019年12月底已跌至5.1万元/吨,较年初下降近40%;磷酸铁锂报价跌破5万元关口,最低下探至4.6万元/吨。快速下滑的锂电池材料价格,使相关材料企业的毛利率大幅降低。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的研报指出,2019年锂电池正极材料价格整体呈下行走势,主要原因在于碳酸锂、氢氧化锂等上游原材料随着产能释放及终端需求带动不足,导致锂盐价格持续下行,进而导致正极材料市场价格下行。同时,受终端降本压力向上游传导影响,电池行业成本压力转嫁上游,导致上游正极材料企业降价销售。

企业后世如何发展?

当然,2019年度业绩已成过去,现在的问题是下一步正极材料企业该如何应对?

新时代证券研究所分析师开文明在研报中表示:“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国家对补贴政策有所调整,开始向扶强扶优转变,这有利于淘汰落后产能,促进行业龙头企业发展。从产业链角度看,正极材料企业受到上下游双重挤压,议价能力相对有限;从盈利模式看,正极材料企业多采用加工费模式。长期而言,利润会逐步向赚取合理的加工费靠拢。”

开文明认为,对正极材料企业来说,成本控制能力很重要,能赚取超额利润的时间点主要有三个:“一是领先于国内其他厂商实现进口替代阶段;二是新进入优质大客户快速放量阶段;三是依托技术优势领先于国内其他厂商实现高壁垒高毛利的新兴材料放量销售。”


 
[ 频道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沪ICP备16055099号-3

第一锂电网 版权所有 © 2016-2018 咨询热线:021-6117 0511  邮箱:heli@heliexpo.com.cn 在线沟通:

本网中文域名:第一锂电网.中国本站网络实名:第一锂电网-中国最专业的锂电池行业信息网站